杏仁栗子

已无故人上高台

算是最后给浅贞写的一点东西吧
无可替代梗来自为了聂先生的恩宠,感觉对于浅贞来说这句话十分扎心忍不住就用了……
愿他们此后再无纠葛







  薄雾沉沉,暮色虚虚被掩盖在乱云之后,雪花纷纷扬扬地飞了下来,飘荡在整个苍山,大理山城的城墙上也砌起一层白雪皑皑。
  顾明贞牵着马站在大理山城的门口,对面浅忆兮负手而立,两人目光相对,终是顾明贞先开了口。
  “我要走了。”
  浅忆兮淡淡应了声:“嗯。”
  纵有万种准备,可真是到了此刻之时,顾明贞心中仍是感觉一塞。这几年情谊,互相扶持走过,眼见浩气盟一点一点从颓败之势到如今欣然向荣,却大概要在这天终结了。
  顾明贞想,也好,他本来也就是早就想我离开的,不过是重来而已,只不过似是还有些东西堵在心里,无法挑明。
  “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了吗?”
  浅忆兮先是一愣,随后想了想说道:“既然走了,以后……也就别回来了吧。”
  顾明贞于是垂下眼不再看他,回道:“好。”
  随即再不多说什么,转身牵了马绳慢慢向外走去。
  太阳在茫茫的地平线下沉寂了一天,昏暗的光线里,雪随着冷风盈满他的双袖,仿佛与世界挥别。浅忆兮目送他走到了城前的路口,身影即将在风雪中消失之时,顾明贞突然停步,回头,扯开嗓子喊。
  “浅忆兮————”
  “什么?”
  “对你来说,我也不是无可取代吗?”
  骂声也好,讽刺也罢,年少轻狂的所有嬉笑怒骂和荒唐乖张,即使那年一时手快为他出头的意气,此时也全都化为虚妄。
  少年最后的骄傲与倔强,在这一刻,终于轰然崩塌。

 

  浅忆兮不说话,任由雪落了满身,思绪却恍惚飘去了曾经。
  他想起四年前的纯阳宫,似乎也是这样的大雪。有一个人,与他一同许下了一个承诺。
  他还想起,论剑台上的剑锋一点寒芒,南屏山上春回大地的盎然绿意,枫华谷前红如烈火的枫叶飘零……
  书阁里深夜讨论战术时的一盏灯火,成都城墙共坐时的漫天星河,凤鸣堡前燃起的烧彻天空的烽火……
  寒风刺骨拂面而来,他终于忍不住抬眼看向去路,却哪还有半点身影,只望见细细密密的雪覆盖在群山之上,绵延千里,亘古如一。

 

  我有故人抱剑去,斩尽春风未肯归。
 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。
 
 

评论(8)

热度(6)